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人妻交换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椎原家的土下座系母女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7:22:29   



    「请跟我做爱!」  




    芳龄四十的美熟女全裸正跪在眼前,没有多少人能抵挡这股魅力吧。虽说四十岁,身体保养得很好,肌龄或许才刚过三十;硕大的乳房只有微微下垂,拳头尺寸的深褐色乳晕饱满地凸起,乳头肥满似有乳香;小腹微凸但尚算健康丰满,匀称的四肢看起来也十分暖和。最重要的是为了掩饰岁月痕迹所下的浓妆,不至于看不出原本样貌,为求性事精心打扮的动机却让人倍感兴奋。当她以极度标准的姿势跪伏在地,一气呵成的背部曲线更是教人受不了。  




    尽管如此心动,我还是想对眼前的女人说一句……  




    「……妈!对放学回家的亲生女儿跪求做爱什么的绝对很奇怪啊!」  




    「可是洋子每天都离开家里这么久,已经快忍不住了……!」  




    「那是因为你每天都欲!求!不!满!啦!」  




    「啊啊……!洋子,再骂妈妈一遍……!」  




    「欲!求!不!满!」  




    「好爽……啊哈!」  




    ……没错,这位光是被女儿念一句欲求不满就兴奋到流口水的变态,是我妈妈,桐子。  




    虽然有点突然,不过从上个月的十六岁生日那天,妈妈就成了我的女友。  




    原因是爸爸离开太久。  




    契机是在庆祝会上喝太多。  




    决胜的一发是我趁着酒兴脱口而出的一句「桐子我爱你!」  




    被逆转胜的一发是妈妈脸红通通地抱住我的动作。  




    对,其实是我这个女儿在暗恋妈妈的。再怎么说也该是我主动出击被拒、沮丧地失恋的套路才对,可是借酒壮胆的这句话却得到了妈妈正面过头的回应,进而演变成现在这副模样。  




    「洋子!你先别走,听人家说呀……!」  




    而且做过了才知道,我家老妈的性欲根本是无底洞。  




    「我要写作业啦!今天很多作业欸. 」  




    而我直到跟妈妈发生关系以前,都还是处女。  




    「那我来帮你看功课吧!数理以外都没问题喔!」  




    不,技术上来说现在仍然是处女。  




    「不准!你一定会干扰我!」  




    因为妈妈并没有把手指伸进我体内。  




    「不管!你一定要让我看!」  




    她说,要等到一个月后,如果我们之间能继续下去,她才会认真对待我并且要我把处女身交给她。所谓的一个月后,就是今天。  




    「洋子!听妈妈的话!不然今晚就没晚餐啰!」  




    ……我觉得她太狡猾了。  




    因为我就没办法像她变幻自如地随时切换母女与情人的模式。我对桐子……  




    对妈妈的情愫,是炽热又黏呼呼、无法分明的状态。深知这项弱点的妈妈,只要软硬兼施就能顺利逼我就范。  




    「只能看功课,不许乱来喔。」  




    「好哦──?」  




    说是这么说,妈妈她压根没打算穿衣服,只把内衣穿好就晃着大得过份的巨乳进我房间,胸罩是穿了多年整个薄到可清楚看见乳晕和乳头、内裤也是半透明白色都看到阴毛了……  




    「洋子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妈妈吧!」  




    信誓旦旦地两手握拳、展现出十分自信的妈妈,同时让我觉得好厉害和好淫荡。  




    我最喜欢妈妈穿这种内衣了,仅次于不穿内衣只穿一件衬衫或洋装时看得见激凸的打扮。在我们开始交往以前,妈妈就经常那么穿。反正我们家也就两个人,妈妈不在意女儿的目光这点,让我暗自欣喜好一阵子。  




    可是……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配菜,却因为天天都看见妈妈的裸体而相形失色。这种烦恼也不能向咨商老师坦白,真令我困扰……  




    「欸,你到底有没有问题啊!妈妈很无聊的说!」  




    「现在还没有啦!你不会看我的漫画喔。」  




    「快来问嘛!我想帮洋子嘛!」  




    「……你应该庆幸女儿功课还没差到每题都跑去问你吧。」  




    妈妈在撒娇,好可爱。  




    不过我记得很清楚,第一次遇到妈妈撒娇时,其实有一种梁柱自己弯曲导致天要塌下来的恐惧感。以往都是站在身边支撑着天地的支柱,忽然间好像凡事都要依赖你,那种感觉真的很吓人。即使经历几次后就习惯了,当初的恐惧并没有因此抹灭。  




    也因为这份恐惧,让我被妈妈抱在怀里时格外安心,和她相互取悦彼此的悖德感也没严重到成为阻碍。  




    不如说顺畅过了头,连妈妈在房里发情也可以忍受。  




    「洋子,快来问问题嘛──还是妈妈过去你那里呢?」  




    「不,拜托,让我做完功课……」  




    「嗯哼……好啦!嗯哼……」  




    妈妈不需要说什么下流的话,只要嗯嗯哼哼就够令人绮思遐想。  




    忍耐到作业一气呵成结束时,原来只不过花了半个钟头。我在书桌前伸了记大大的懒腰,手臂还没打直,就撞到某个柔软又有点湿的东西。  




    「洋子!写完的话……?」  




    室内没多热,妈妈却全身渗汗。她一定是闷在被窝里,在我的被窝……  




    「写完就想喝冰凉的饮料说……」  




    「啊,马上来!」  




    喀啦、咕噜咕噜咕噜咕噜。  




    「喝完就想吃点心说……」  




    「马上来!」  




    啪喀、卡哩卡哩卡哩卡哩。  




    「吃完就想洗澡说……」  




    「椎原洋子,你皮在痒?」  




    「……没那回事,亲爱的母亲大人。」  




    啧,逃跑失败!  




    没办法了,虽然妈妈每天都差不多模式让我有点疲于应付,一看到她仿佛真的很难忍受的发情样,就忍不住心软……  




    「好吧……今天也要『那个』? 」  




    「嗯嗯!要『那个』!」  




    「我知道了,那你准备好就敲门。」  




    「好哦?」  




    妈妈眯起眼睛笑笑地离开房间,隔着一扇门,在另一头窸窸窣窣地弄了会儿,叩叩地两道敲门声响起。  




    我在门前做了两次深呼吸,打开门,出现的是放学回来时所看见的情景──妈妈一丝不挂地在地板上正座着,和我对上目光之后做出相当完美的土下座。  




    没错,所谓的「那个」就是──  




    「洋子小姐,请……请和我做爱!」  




    「哼。你先生欠的钱还有一千多万,光凭你的身体是能还多少?」  




    「请别这么说……!钱、钱一定会凑齐还给您!所以拜托了!至少让我偿还一点……」  




    「你还真爱你的先生呢,这位太太。但是正如我所说,做一次是能还多少…  




    …「  




    「……不管是什么玩法都行!凌辱什么的、调教什么的也没关系!所以求求您!」  




    「哦?虽然你这么说,不过这语气不太对吧? 」  




    「请洋子小姐和我做爱……」  




    「不对!这样讲就好像我们是对等的啊!我跟你这种自愿被调教的母狗是对等的吗?啊?」  




    「十分抱歉……!请……请洋子小姐……干我! 」  




    「啊啊?听不到!」  




    「请洋子小姐干我……!请洋子小姐骑在我身上、狠狠地干我……!」  




    「哼!哼呵呵呵!好吧!既然如此就如你所愿!给我爬到你们夫妻的寝室去,臭母狗!」  




    「是、是的!」  




    「那个」就是──妈妈最近热衷的角色扮演。  




    对十六岁的高中生来说有点刺激过头,但是为了满足妈妈积压十多年的妄想,我只能接下逼迫善良人妻堕入淫欲地狱的黑道千金角色……是的,妈妈她数天前是这么诠释这对角色的。  




    以前那位单独拉拔我长大、完美到令我忍不住倾心的妈妈,如今却像狗狗一样在我面前全裸爬行。圆润的臀肉高高地翘起,多毛的私处甚至飘出下流的骚味,丝毫看不出以往精明又优雅的影子。  




    现在的妈妈只是条母狗。  




    是渴望被洋子小姐满足的母狗。  




    我们来到妈妈的寝室,关上门、拉上窗帘再点起桃色小灯,满室母狗骚臭登时挑起我的情欲。  




    「洋子小姐……请过来。」  




    妈妈动作缓慢地将上半身趴卧在床铺上,屁股翘得比刚才爬行时更高了,上头的汗水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。我吞了口口水,涨红着脸来到那对浑圆的屁股前,啪地一声用力甩了妈妈屁股一掌。  




    「啊哈……!」  




    欣喜的叫声。  




    真下流。  




    下流的女人。  




    不,下流的母狗。  




    我要惩罚你……  




    惩罚你……!  




    「……臭母狗!还没开始干你就自己湿了呢!就这么期待被洋子小姐蹂躏吗!」  




    「啊啊!请洋子小姐尽情处置桐子……!拜托您了!」  




    「好啊!如你所愿!在洋子小姐准备时,给我自己把你的臭鲍鱼扳开!」  




    「是的!洋子小姐……!」  




    我从一旁衣柜上头早已摆好的道具中拿起假阴茎皮内裤,尺寸是区区一介处女想都不敢想的十五公分配五公分,但这根假屌对母狗来说只是小菜一碟。脱衣穿完之后是倒润滑液,我边倒边看妈妈自己掰开满是杂乱阴毛的外阴,深色的外表与肉色的内里一并展现出来,气味浓郁到站着的我都闻得一清二楚。  




    闷了整天的臭骚味。  




    妈妈的气味。  




    「洋子小姐!请问要插了吗……!」  




    「啊……嗯,要插了。给我扳好!手敢松掉我就揍你!」  




    「是的……是的!」  




    心脏跳得好快,血液却流不到湿润的假阴茎上。我把那玩意贴近妈妈掰开的肉穴……一口气干到底!  




    「咕哈啊……!」  




    爽到整个头都抬起来了,真是无可救药的母狗体质。不对……这句话应该要说出来才对。  




    「爽、爽到整个头都翘起来了呢!你啊,真是无可救药的母狗体质!」  




    「嗯嗯……!桐子我最喜欢洋子小姐的鸡鸡了嘛!」  




    虽然从后头看不见,说着这句话的妈妈肯定绽放出满是红晕、十分漂亮的笑容吧。迅速充斥心头的成就感使我忍不住得意地笑了出来。  




    「这么喜欢的话,我就干到你这条母狗花轰!」  




    「……花轰?」  




    大、大舌头──!我到底在干嘛啊啊啊!  




    「发疯啦!」  




    「噗……哈哈哈!洋子!你真的好可爱!」  




    「闭、闭嘴!给我闭嘴!你这条母狗!」  




    「好啦好啦,我们继续……噗,呵呵呵呵……」  




    可恶,被母狗瞧不起了……既然如此,一开始就最大出力、干死你!  




    我掐住妈妈柔软的腹肉,在她不断忍笑之下奋力摆动着腰,不一会儿便将妈妈拉回情境中。  




    尽管无法感受妈妈体内的触感,咕滋咕滋的水声已经开始连绵不绝,由此可知妈妈在我插入前就湿得乱七八糟了呢。而且居然连这种尺寸的假屌都能一口气插到底,妈妈的身体真是淫荡……就像她渐渐下流起来的喘息。  




    「呼……呼……爽吗,臭母狗桐子?」  




    「呜、呜哈、哈啊……!洋子小姐的鸡鸡……呼咕!最棒了……!」  




    「那么爽的话就叫两声狗叫……不……还是猪叫声适合你吧?」  




    「噗咿、噗咿咿!」  




    「呼呵呵呵!这头淫乱母猪!」  




    「噗咿咿咿──!」  




    妈妈乐在其中地扮起猪叫,非但没有惹人笑场,反而让她更显下流。看着妈妈为我做出这种反应,一股搔着心头的力量促使我更卖力地摆腰,将那根肉色的假屌往她深处捅去。  




    室内灯光因为小灯的缘故相当昏暗,再加上不知不觉从额间滴落的汗水,视线渐渐变得模糊。我的腰渐渐酸了,门外电话响了几次,妈妈仍然十分享受我对她的奸淫,淫语喘息层出不穷。  




    看着妈妈被我干到欣喜若狂的痴态,我知道自己已经……湿了。  




    「洋子小姐……!洋子小姐啊啊……!」  




    臭母猪,你是爽够了没……  




    「桐子的母猪肉穴好爽……好爽啊!洋子小姐的鸡鸡太棒了……啊哈嗯!」  




    洋子小姐我也想要爽……  




    「洋子小姐……?您的动作怎么变慢了呢……」  




    废话!还不是因为你……  




    「啊哈──洋子小姐那副表情,是不是也想变母猪呢?」  




    母猪……!  




    「怎、怎么可能!洋子小姐我可是高贵的千金……」  




    咕啾──自行挣脱假屌的妈妈转身用淫秽的目光看着我,在我因为情欲高涨又别扭地不知该怎么表达的时候,妈妈温柔地替我脱下那沾染她的体液与腥味的皮内裤,自个儿悠闲地在床上穿戴起来……  




    妈妈眼神摇然一变,成了比刚才的我还要冷酷的女人。  




    「洋子,想变成像妈妈一样的发情母猪吗?」  




    咦……!咦……?妈妈有告诉我这个剧本吗?没有……吧?  




    「说话呀,你不说的话,就没机会啰。趁妈妈的鸡鸡还暖呼呼地可以插你的时候……」  




    插我……!像我刚刚插妈妈那样?妈妈被插时……确实是很爽的样子……连命令她猪叫都愿意呢!  




    「嗯?不要的话那就到此为止……」  




    「……要!」  




    「哦?」  




    作势要离开的妈妈停下动作,对我投以冷酷的视线。  




    「我要变……跟妈妈一样……」  




    「跟妈妈一样的什么?」  




    「母猪……」  




    「啊?」  




    「发情母猪……」  




    「给我完整地重念一遍!」  




    「呜… …我要变成跟妈妈一样的发情母猪!噗……噗咿!」  




    说出来了……!洋子也要当发情母猪的下流宣言!  




    可是妈妈看起来却不领情……为什么呢?  




    「既然这么想要,应该更卑微地请求吧?」  




    「咦?」  




    「土下座啊!给我用土下座的姿势好好地求我!」  




    「是、是的……」  




    啊哈哈……没想到今天换洋子我向妈妈做这种丢脸的事……  




    我怀着猛然跳动的心在床前跪了下来,想像着妈妈做过的姿势,向盛气凌人的妈妈做出土下座并哀求道:  




    「请……请让我变成跟妈妈一样的发情母猪!噗咿咿!」  




    地板上是刚才抽插时滴落的润滑液与淫水,骚臭味零距离在鼻孔里弥漫开来,我不禁流下口水。  




    「喔呵呵呵!那个目中无人的洋子小姐也会求别人把她变成母猪呢!」  




    「是的……!请桐、桐子小姐把我变母猪!」  




    「很好!你上床,继续用土下座姿势跪着!」  




    「遵命……!」  




    奉行妈妈的命令所带来的愉快感,使我仿佛可以理解妈妈在被我奸淫时各种夸张的反应,因为此刻的我满怀无比的动力,只要是妈妈……只要是桐子小姐的命令不管什么我都会去做!  




    因为我是她的……母猪!  




    「呜呵呵!扮什么千金大小姐,一旦发情还不是头欠干的JK母猪!」  




    哇啊啊……!被妈妈冷嘲热讽地辱骂,原来是这么舒服的事情……!  




    「跪好!再大声地求我!」  




    「是的桐子小姐……!」  




    妈妈趴过的地方充满了热汗的湿气与浓厚体味,我整个人就在妈妈的触感中浑身鸡皮疙瘩地期待着、跪趴着,深深嗅着妈妈的气味,放声大喊:  




    「请桐子小姐干我这头发情JK母猪!噗咿咿咿咿!」  




    伴随着让双颊滚烫到不行的羞耻呐喊,冰凉柔滑的触感在妈妈的手指推弄下滑进肛门内,触动我的……  




    啊咧……肛门?  




    「桐、桐子小姐?」  




    「怎样,母猪?」  




    手指继续深入……噫!碰到什么了?括约肌?是吗?  




    「那个……!桐子小姐,您是不是弄错地方……」  




    「放肆!」  




    啪!  




    一记巴掌让屁股瞬间激热起来,我仰首噗咿咿地叫了一声。  




    「你这头母猪的处女要好好保存,所以桐子我就来帮你可爱的小屁眼开苞吧!」  




    听见这番话,我忍不住转身看向妈妈:  




    「肛门……?肛门是可以性交的地方吗?那不是大便用的……」  




    「你在说什么啊,当然是大便兼肛交用!来,再来是两根手指啰?」  




    「等一等……嘶呜!」  




    「还有给我跪好,不然有你受的。」  




    「是的,桐子小姐……」  




    啊啊……屁股内插着妈妈的两根手指,感觉好奇怪、好丢脸!可是既然妈妈都那样说了,代表她也有经验吧……所以应该不会有事?  




    嗯,我只要扮演好我的母猪JK就可以……好痛!啊呜、啊啊……!  




    「三根是极限啊……不过没关系,只要肯努力,就算是低贱的臭母猪也可以办到哦!」  




    「呜……!是的……可以办到!」  




    连「可以办到」指的是什么都未知晓的我,仅仅是顺从妈妈的话接下去讲而已。虽说隐约能猜知意指何物,当妈妈把手指抽出去、改用假屌顶住我的屁眼时……我仍然慌忙抬起头想阻止她。  




    可惜上半身才刚起步,妈妈就插了进来──肛门扩张的瞬间使我整个人僵在原地,就这么维持土下座姿势任妈妈继续往内深入。  




    顶到括约肌了。  




    不可能突破的。  




    连两根手指都很紧,这种妈妈专用的假屌尺寸根本就……  




    「……咕呜!呜!呜啊……啊……!」  




    好痛──好痛好痛好痛好痛… …!超痛……!  




    妈妈硬是撑开了括约肌,异物堵塞在括约肌间的强烈酸麻感让我浑身发软,双手揪紧了床单。股间传开一阵逐渐清楚的磨擦,是妈妈在用她另一只手摸我的阴蒂。  




    在人家发情时摸豆豆好舒服……超舒服……可是肛门超酸、超烫又超痛,这些感觉混在一起我都不知道该掉泪还是该淫叫……结果边哭边发出呻吟了。  




    「不行喔!你这头JK母猪,不是想被桐子小姐我的鸡鸡干到发疯吗?」  




    「咕呼……!呼……!我、我好痛……好爽……嘶呃! 」  




    「啊哈!桐子小姐我的爱液都进到你体内啰!还不快感激地猪叫!」  




    「噗……噗咿咿……」  




    「叫大声点!」  




    「噗咿咿咿……! 」  




    「再大声点!」  




    「噗咿咿!噗咿咿咿咿!」  




    就在我拼死大叫的一声中,妈妈的大鸡鸡完完全全插了进来──按揉着阴蒂的手指也灵活爱抚着──我整个人顿时被快感与痛楚击溃,疯狂地喘息着。  




    「呼啊……!呼……!呼……!呼呵……!呼呃……!」  




    而妈妈开始奸淫我的屁眼。  




    「啊……!JK母猪就是不一样,屁眼小穴很紧呢!啊……!哈啊……!」  




    妈妈她──就好像真的有根她的鸡鸡在干我似的,每次抽插都让她很愉快,或许比按捺着后庭之痛的我还快乐……但我不会认输,因为妈妈正在干我……我喜欢的妈妈正在用她的大鸡鸡插我的肛门!  




    插我的……JK母猪屁眼……母猪洋子的屁眼!  




    「臭母猪,怎么都没声音了?爽昏头了吗?」  




    是呀……谁叫妈妈你让人家这么痛又这么爽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!而且、而且屁股好像……不是好像,是真的有一股很强烈的脱力感,让我无法缩紧肛门和括约肌……!  




    「叫不出来的话,我就把你这头臭母猪干到脱肛喔?」  




    啊哈哈那是什么意思……?脱肛是什么东东……!  




    妈妈整个身体压了下来,一手抱住我的腰,一手继续揉弄阴蒂,她的鸡鸡再度带着浓厚的酸麻感抽插起来。  




    「呜欸……呜……!」  




    我流着口水发出奇怪的呻吟,颈部一阵搔痒,原来是妈妈来到我脸旁边,亲了我的左脸一下,然后迎接我主动凑过去的嘴。  




    妈妈的味道。  




    妈妈的触感。  




    理所当然地……  




    对正被她那根大鸡鸡抽插的肛门没有半点帮助……呜呜。  




    「呼呵……臭母猪?」  




    「是……是的?」  




    「准备最大加速啰?」  




    「什么……呜!呜啊!哼呵……哼嗯嗯嗯!」  




    突然加速的鸡鸡在我已经很酸的括约肌内乱蹭一通,手指爱抚的力道也倏然加剧,不知为何两种都转化成快感融为一体,使我的满足感一次一大步地往前迈进,几乎要碰触到终点了……!  




    「嗯、嗯呵、呼呵……!臭母猪,桐子小姐要射啰……要射在你的母猪屁眼里头啰!哈啊啊……!」  




    「噗咿咿……呜咿咿咿咿咿!」  




    洋子要……!  




    「桐子要……!」  




    高潮了哦哦哦哦……!  




    「高潮了哦哦哦哦……!」  




    咕噜噜噜──咕噜咕噜咕噜!  




    高潮之际肚子发出了悲鸣,我在妈妈沉重的拥抱下体验高潮的同时……却也因为肛门的脱力而大失禁。  




    有别于做爱和高潮的羞耻以浓密的红晕形式浮现在我脸颊上,我和妈妈鼻子贴着鼻子交错喘息着。妈妈滞留在我私处的手淋到了接连不断的尿水,我俩交合之处也挤出一条条径自滑出括约肌和屁眼的稀粪。  




    即使臭味弥漫开来,也不会影响我和妈妈因高潮而愉悦的心情──才怪!妈妈立刻就摆出冷冷的表情!  




    「椎原洋子,你皮在痒?」  




    「哈、哈啊……?为啥是我,明明是妈妈把我……」  




    「你居然敢在你妈和你爸的床上尿床?加上便溺?」  




    「不是……不是这样啦!」  




    我急忙找借口想缓和妈妈脸上清楚表现出来的情绪,没想到还没找着,妈妈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  




    「噗,哈哈!洋子啊!我就说你真的很可爱!」  




    「咦……?」  




   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,用鼻头蹭蹭我并柔声问道:  




    「怎么样,屁股还会不舒服吗?你的第一次就这么粗暴,其实我有点担心呢。」  




    妈妈……!  




    虽然还是酸酸麻麻、烫烫痛痛的,不过只要看到这么温柔的妈妈,一切就没问题了!  




    「不会不舒服!妈妈你不用担心喔!」  




    「这样啊,那真是太好了呢!那么待会就到浴室洗干净,再来第二发啰!」  




    「……啊咧?」  




    「当然你弄脏的床单要自己洗,地板也要擦干净哦!」  




    「为什么啊啊啊啊……!」  




    就这样──我跟妈妈第一次在我体内发生的性关系,正式结……不,还没结束,因为还有浴室的第二战……在那之前我还得先把被单、床单、地毯都先扒掉,再换上新的并摆上香精去味……这一切处理完则是光想像就令我忍不住缩紧屁股的洗澡时光。啊哈……啊哈哈哈……  




    「加油哦!洋?子?小?姐?」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