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古典武侠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金庸群侠之花落长平...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9-05 00:00:08   


    本文的背景设定在一个完整的金庸武侠世界,主角是根据《碧血剑》《鹿鼎记》中的长平公主阿九改编而来,主要讲述了阿九在宋国被灭后,被金人所俘,之后遭受各种凌辱之后脱离虎口,修炼了妲己的淫邪武功销魂极乐之后,开始利用诸多金庸小说内的男女主角,展开复仇的故事。


    书中主要会涵盖《碧血剑》《鹿鼎记》《射雕英雄传》《笑傲江湖》《天龙八部》《倚天屠龙记》《连城诀》这些小说中的人物。

    首先不会只有一个女主的肉戏,而且后面还会有扶她的剧情。

    诸位也莫要以为是女主就会有女王或是男宠后宫的无聊狗血情节,每次肉戏都有着不同的剧情,文风黑暗,有ntr,有纯爱,调教,凌辱等等元素一应俱全。

    之后关于第一人称的问题,我已经修了一版第三人称,代入感瞬间低了太多,瞬间没了撸感。

    所以还是决定第一人称,为了让大家读着舒服,在主角所有章节尽量全部用第一人称,叙事的文章尽量独立章节,用第三人称。

    第一、第二章节已经重新修订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和支持!第一章垂泪对宫娥历史背景:本文把在小说中出现的清国人员尽数搬到了金国,等于此时蒙古刚刚统一,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正在招兵买马,网罗天下高手。

    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,江湖上五绝渐渐难匿行踪,是后又有了南慕容,北乔峰之威名,郭靖还未遇黄蓉。

    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,罗衾不耐五更寒。

    我的心绪如同整个巍峨的宫城内的人儿一般,鼓鼓慥慥,寻不得安宁,竟是一夜未眠。

    我伫立在宫阙之上,凭栏而望,整个东京方方物物都尽收眼底,也许在一天前,我还在整个硕大的城市中尊享权贵,一夕之间,却全全变了模样。

    金军又一度南下,一路上攻城陷地,杀烧抢掠,犹如虎狼之势,已是围了这东京城数月有余,我除却将一些很少用度上的首饰全部捐出犒劳军士之外,便每日都到宫内的万清观去祈福,希望这次能能如上次一般,能安然待得那些金军撤退。

    可终究是世事无奈,几日前金军攻破了东京的城门,好在父皇提提前称臣投降,方才让这东京城免遭屠城的厄运。

    我和一些胆子大些的宫中女子,兢兢战战的爬上了巍峨的宫墙,四下里瞧过去,就能望见满城的硝烟,泛起暗淡的火光,各种哭喊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虽然金国的统帅没有让手下屠城,但那些入城金兵依旧在烧杀抢掠,奸淫夫人。

    偶尔有一些惨绝人寰的女子叫声刺破天际,不仅刺破了我的耳朵,更扎在我的心头,无时不刻的在提醒我,大宋便这般灭亡了。

    我虽从未见过那些金人,但在坐拥三千佳丽的皇宫之内,总是有能听见国事的宫女跟太监,据说那些金人骁勇善战,皇太极更是一代雄主。

    (前言提到了,书中的金国是满清跟金国的合体,金国的皇帝就定为有戏份的皇太极了)跟大宋打了百余年依旧巍然挺立的辽国转瞬间就覆灭,所有皇室尽数被擒,宋军面对金军也尽是一路溃败,上次金军围攻东京,守军仗着高墙之利才勉强守住。

    而今金国卷土重来,一举而破城门。

    这几日,这皇宫内便尽如逢丧,人人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  过往的雍容华贵的楼宇高阁,郁青芬芳的深宫院落,一夜之间仿佛失了颜色,尽皆暗淡。

    那金国的权贵们搬进到了皇宫之后,每日都能听见各种骇人的消息。

    一些容貌出众的妃子被那些金人抓走,肆意奸淫,还有许多宫女被抓出宫外,去犒劳军士,便落得个轮奸致死的下场。

    虽说我的宫殿靠在皇宫深处,但这些可怕的事情终究如芒在背,让我心生惶恐。

    我是皇上的第九女,本名叫做赵徽媞,但在宫内大家自小便叫我阿九管了,自己的真名倒是很少用了,以致于宫内人人皆知有个阿九公主,却很少有人记得我的名字。

    主要还是因我生的国色天香,母后本是父皇最宠爱的妃子,却在生下我之后不幸过世。

    我瞧见过母后的画像,跟我却是有许多相像,皆是倾城倾国之貌。

    我父皇却是生性风流,号称每日必御一处女,对我什少关怀,所以我连后娘也没有,就在伺候过母后的几名宫女的照顾下长大。

    我虽然久居深宫内院,清清淡泊,不常与人言说,但我自知自己的容貌无双,只在闲暇之时,去那湖面之上,或是在铜镜之中,悠然欣赏自己的美貌,我的肌肌肤白洁无暇,宛若玉脂仙膏,好似那最精美的白瓷,微微之间就吹弹可破。

    一张全然匀称的脸颊,上微圆,下略尖,恰如那画中的仙子,多了一丝少了一毫便没了那儿仙气。

    皓齿明眸,身材窈窕修长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

    我更喜欢穿那种清新素丽的白色衣裙,娟丽的丝袖飘扬飒飒,随风而起,像是天空的皓月飞雪,在我的绝色之貌下衬托的愈发完美无缺,让人见了就心醉不已。

    宫内的人见我都说我是广寒宫下凡的嫦娥,一次酒宴上,我这个被终日被忘却的人儿,竟然破天荒被邀请了。

    我终是年幼,抵不住心中激动,精心妆容打扮了一番。

    我犹如广寒宫的仙子,一袭白衣款款而来,淡淡尔雅,不食人间烟火,飘入了整个大殿之中,霎时间众人纷纷落下手中的凡事,朝着我顾首而望。

    不光是父皇在直勾勾的盯着我看,那些皇子们也都用惊为天人的眼光欣赏着的瞧着我,让我浑身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,我生怕风流成性的父皇把我收入后宫,自那以后我就更少露面,只在自己的宫内活动游玩。

    不过我这等样貌,终究还是牢牢印刻在了当场诸人的心上,长平公主的倾国之貌在宫内传了出去。

    自那以后,我每每沐浴更衣,都要暗自留心察觉,生怕被我那些行为孟浪放荡的皇兄们偷看过去。

    我自是喜欢书中的那种翩翩公子,不仅要才气横溢,还要顶天立地,我曾暗暗期许我的驸马能是如我所想这般,二人恩爱有加,相敬如宾。

    只是我见过的男人之中,却皆是金迷纸醉之徒。

    不过我却一直没等来我心中瑶瑶期盼的驸马,倒是我这般闭月羞花的容颜,铸就了我而后的种种劫难。

    我起床不久后,就寻见有宫女就慌慌张张的跑来,说韦皇后为了讨好金人,跟那金国的元帅完颜洪烈说我是这皇宫第一美人,要将我如同玩物一般来送给金国权贵,讨好侍奉,以换得他们的苟延残喘。

    我心中不禁气愤悲鸣,想我在宫内世事不争,静心休养,竟然还有人能如此恶毒的惦记着我。

    好在我先前已经有了准备,我先前每日去惨白的万清观,有位号称木桑道人的道长,据说是华山派的得道之人,被父皇请到了皇宫内,探讨道学跟炼丹。

    我自负大好年华,不想就这般不明不白的身死明节,便去求那木桑道人,能赐自己一种变丑的丹药。

    但那木桑道人却告诉我世上怎可能由此药,但他瞧见我心地善良,整日诚心祷告,顿时有些怜悯之意。

    想那金军攻破城池后,奸淫掳掠,我又生的这般绝色动人,便给了我一枚丹药,称是那炼丹失败的残留之物,吃了之后几日内人便肤色暗淡枯黄,但却对身子大大有害,嘱咐我不到万不得已莫要服食。

    后来那木桑道人还劝我削发为尼,便可全然脱离此劫。

    我迟疑了一番,我虽然生性淡薄,但那终日面对青灯古佛,吃斋念佛的日子,我却还是受不得的。

    那木桑道人见我不肯,也不执意强求,便取了丹药交予我。

    我昨天就服食了这种丹药,今晨便寻见镜子里的自己肌肤黑黄了甚多,虽然五官精致难掩,但这浑身的肤色一暗淡枯黄,整个人便颓然失色。

    不过我依旧还是心绪不宁,毕竟我未经世事,只能寄望这个样子能糊弄住那些金国的权贵放过我。

    不一会儿,宫内就来了一群人接我。

    为首的居然是我的皇兄赵构,他生的倒是有些父皇的神色,面容十分俊朗。

    我还能记住他的一个原因,便是他先前跟一些皇兄们偷看我沐浴,他长相出众一些,我自是模模糊糊的记住了他。

    赵构本来面色神伤,显得黯淡无光,毕竟要送自己的妹妹供人淫乐,而且那妹妹是他见过生的最美貌动人的公主,诸多皇子梦寐以求的佳人。

    但他瞧见我一脸蜡黄的面相,还是颤颤的吃了一惊,我连忙对他眨了眨眼睛,他倒是心领神会,便没有再做过多的举动,毕竟这随行的人群之中,还是有金国人的。

    让我万分意料未及的是,他们连衣衫都带了过来,却是白色的华服。

    我想定是那皇后的主意,想把我打扮的如同那仙子一般,盛装出席,让金人欣然笑纳,便能让他们好过一些。

    我很是生气,但奈何国破家亡,还是不得不换上了这身精心雕琢的华服罗衫,即便如此,我一身蜡黄的肌肤却依旧让真身华美的衣衫都黯然失色。

    那些胭脂粉黛我却是没有涂抹,我自小没有母后,甚少有人关怀,那些妆容之物我从未有过。

    即便是我长成少女,我也没有涂抹过这些献媚之物。

    我绝伦倾城的容颜,即是清清素颜,也是浑然天成,风华绝代。

    我上了轿子驶离我的宫殿,心中顿时觉得空了起来,盈盈绕绕却不知道到底少了什么,不自觉的委屈落泪。

    那轿子在宫城之内婉转了许多楼墙院落,终于止了下来,下轿子前我已经哭过了一场,收拾好了自己的妆容后,倒是无人察觉。

    这是间华美的楼宇朱墙金粉,雕栏玉砌,本是父皇的养心殿,现在居然成了金人的住所,我顿时心头有些不是滋味,但还是不得不被人迎到了殿内。

    皇兄赵构跨过门槛,就拉着我一同跪下,恭敬的说道:启禀六王爷,罪臣将长平公主待到。

    我低着头不敢环顾四周,生怕稍有不慎就会跌落进无底的深渊,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。

    来,抬头让我瞧瞧。

    那人说话很有磁性,显得温文尔雅。

    我没想到那个六王爷完颜洪烈居然会说宋国话,不过我依旧是羞愧且畏惧着。

    我不敢抬头,毕竟我是被送来跟人行房事的,临走前一个老宫女还跟我嘱咐了很多行房之事,听得我面红耳赤。

    尤其是说男人的生的一根粗长的阳具,要插进我下面小解的玉壶穴口,而且第一次被男人插进去,我还会会十分疼痛,更是让我心中充满了畏惧和担忧。

    赵构瞧见我的失态失仪,连忙用胳膊肘触碰了我一下,我才很不情愿的缓缓抬起头来。

    那六王爷倒是比我想像的要好了许多,一副英武雄才的模样,散发着男人的刚烈气息,瞧上一眼便是地位尊崇之人,那种不怒自威的神态却是寻常人等学不出来的。

    而那个六王爷旁边还坐了个楚楚可人的美人,瞧那模样应该是他的妃子,一张宛若芙蓉秋水的面庞,神态眉宇之间露出一副盈盈弱弱的娇可模样,让人瞧见了就忍不住的爱怜。

    那六王爷瞧见我抬起头,看了一眼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    我顿时心中大喜,心想这丹药终究是有效果的。

    只见那六王爷完颜洪烈对他身旁的美人说道:惜弱,你瞧这公主,这一身的肤色,倒是可惜了那副绝伦的模样了。

    那美人微微一笑,仪态甚是好看,微微点头,居然也是用了宋国话说道:也确是如此,王爷,你瞧这姑娘刚才吓的浑身发抖,你瞧也瞧见了,便送她回去吧。

    那六王爷完颜洪烈点了点头,忽然眼珠子一转,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,我心中顿时觉得不妙,好似有种不祥的预感如芒在背一般。

    果然那六王爷完颜洪烈改口说道:恩,我本是想把她送回去,却突然想起来先前玉真子道长求我赐个宋国宗室女子给他,这也是恰巧。

    惜弱你意下如何?那美人哀叹了一声,却仍是柔和的说道:王爷的公事,王爷自己决定,我一个妇人家怎么管这等事呢。

    恩,那便依此。

    之后那完颜洪烈便转头扭向我说道:长平公主,我今日便做主,将你赐给我手下的玉真子道长,那玉真子道长也是个得道高人,被皇上亲自册封的《护国真人》,你跟了他也是你的福分。

    那完颜洪烈也不管我答应不答应,便转手将我送了出去,好似没有生命的物什一般。

    而且对方好似还是个什么道士,让我本以为相安无事的结果转瞬即逝,心中又翻了味道,不知如何面对。

    接着我就告退了下来,出门继续乘着轿子在路上轻轻颠簸着,一点一滴折磨着我的身心,好像就是一个漫长的噩梦,我什至希望早点见到那个玉真子,给我最后的结果。

    不过我心中又立刻有了这样的想法,或许是那个叫完颜洪烈的王爷旁边有个娇滴滴的美人,他才不肯收下我,或许到了那个地位低一下的玉真子那里,我即便是面容枯黄,怕是也难以逃脱了。

    待得轿子落地,我的心中又忐忑不安起来,止不住的砰砰跳动,我下了轿子,瞧见的却是一个妃子的寝宫,周围竟然寻不见一个太监,放眼看去,尽是一些模样俏丽的宫女。

    我心中更加不安起来,这玉真子很可能就是个淫邪好色之徒,不然他一个道士怎能住在妃子的寝宫之中,周围还尽是如花似玉的宫女。

    我进了屋门,屋内的陈设就让我觉得心里害怕,整间屋子全是暗红色的格调,屋内门窗紧闭,琉璃的宫灯烛台,生起微弱的火焰,那挺立的红烛燃烧着,还夹带着一股奢靡的熏香味。

    更让我吃惊的是屋内的宫女,全部穿着能瞧见身子的透明薄纱,衣衫内不着寸物,整个屋子飘荡着一片淫靡的气息。

    那道士见我进屋,连忙亲身迎了过来,站在我面前,一双奸邪的眼睛好生的瞧了我一番。

    我也微微抬头去看那个叫玉真子的道士,只见她神态之间尽显苍老,身形很是瘦弱,面貌没有道士的那种仙风道骨,反到有些戾气,让面相显得有些凶恶,五官堆杂在一起,整个人看上去竟是有些丑陋。

    即便是我不想献身给任何人,但比起方才的完颜洪烈王爷,这个玉真子当真是显得处处不堪,我什至开始有些懊悔,不该给自己吃那个丹药,被那完颜洪烈收入房中,也比这个有些老丑的道士强上许多。

    而且那个完颜洪烈对他夫人也是恭敬如宾,那夫人也能看出来是个多愁善感的好人,不过都为时已晚。

    长得的确是个佳人,不过这肤色却是糟蹋了这张脸,宋国第一美人,当真是言过其实了。

    那玉真子看了我相貌之后,不禁摇头说道。

    不过忽然他眼中金光一闪,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,又盯着我细细观察了片刻,说道:哦,莫不成是师兄炼的丹药?我听那玉真子嘴里说到师兄跟丹药,就觉得我的事迹好似败露了。

    这玉真子也是道士,难不成那木桑道人真是他师兄不成。

    你们都退下去!那玉真子摒退了左右宫女,伸手抓起我的素腕,我十分不情愿,从未有男人能如此轻薄于我,但奈何他手劲极大,我连抗争的机会都没来及,就径直被抓了过去。

    那玉真子拿捏住我的手臂号脉起来,只见他老丑的表情之上顿时神采飞扬,瞧模样甚为高兴,他又细细看着我俏丽的脸颊,不禁兴奋说道:看来贫道捡到个宝贝了!我却是不知道那木桑道长确实是玉真子的师兄,而后玉真子受一些损友影响,误入歧途,开始变得好色成性,之后被逐出师门,便投到了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的门下。

    木桑道长那炼丹药的废渣,他以前可是亲口吃过的,自然是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  他瞧见了我这副模样,当下便从怀里掏出一根银针,在我两个手的胳膊上个扎了一下,我顿时惊呼刺痛。

    那玉真子却猛然抓住我的手掌,顿时我感到一股热流从他身上传过来,顺着我的脉道经络游走了一遍,从方才被扎针的地方涌了出来。

    这应该就是江湖上所说的内功吧,我虽然没学过武功,但道听途说,终究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
    我低头去瞧自己的胳膊,乌黑的血的接连流了出来,想来应该就是我先前所服食的丹药。

    待得那股热流退散,我流血的手臂也戛然而止。

    我瞧见自己的肤色,全然不见方才的黯淡无光,莹莹白嫩,竟是跟正常的自己再无两样。

    再抬头一看,那玉真子一双淫邪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,瞧见他又老又丑的模样,跟那双满是欲火的双眼,让我不禁在心底泛起了恶心的感觉。

    世间竟然能有如此绝艳的美人,当真是仙女下凡啊!让贫道赚到了!那玉真子说着这话,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,双眼淫光暴露,好似要把我吞掉一样。

    仙子,让贫道慢慢品尝你的身子把。

    猛然间,那玉真子一把抱住了我,他的身子紧紧的贴在我身上,挤压着我的抹胸上娇嫩的乳房。

    我的裙摆之下,被一跟棍棒一样的东西抵了过来,隔着衣衫夹在我双腿之间,我能感受到那东西炽热的温度,想来就是那老宫女所说的男人的阳具,我心底十分厌恶,而我的下身感觉也是怪怪的,让我更加难受。

    那玉真子突然把嘴凑过来,意欲亲吻我,我连忙摇头反抗,但这看似瘦弱的道士力气却是十分之大,他手臂稍稍一用力,我便动弹不得。

    双唇被他吻了上去。

    那玉真子还不停的在我唇上来回缓缓摩擦,轻轻的吮吸,像品味香茶一般,我原本有些干涩的嘴唇全然被他的口水打湿。

    他身下盯被我双腿夹着的阳具好似有了生命一般,一点点的膨胀着。

    想到我的初吻居然被这样一个又老又丑的道士霸占,我心中的委屈全然翻涌出来,两行热泪从眼角缓缓落下。

    那玉真子的脸触及到我的眼泪,眼睛顿时向上一扬。

    他的嘴巴缓缓离开了我的嘴唇,顺着我泪痕的轨迹,从我的嘴角开始向上亲吻,一边亲一边将面上的泪水洗干净,在我脸上留下他酸酸的口水味道,最后他径直吻到了我媚眼如丝的眼睛。

    玉真子用整个嘴唇包裹住了我的眼睛,我连忙紧紧闭着双眼。

    他却贪婪着吮吸着我的眼睛,还伸出舌头在我的睫毛上舔来舔去,这个举动让我更加的恶心,身子止不住的颤抖,泪水更是夺眶而出。

    那玉真子却是用嘴巴在我双眼上来回亲吻,吸允,把我流的眼泪全然吸走咽下。

    他紧抱着我的一只手趁机松了开来,甚是利落的穿梭过了我的层层衣衫,伸到了我的抹胸之上,手指轻轻一挑,我的抹胸就落了下去,两片如无暇玉石般的美乳散落开来,透着白色的薄纱衣衫,若隐若现,分外诱人。

    我从未被男人这般亲近过,更别说触碰到我的娇嫩的乳房,我又奋力挣脱起来,但即便是那个淫道一只手搂着我,我也无力反抗挣脱他,这种无力感让我愈发的不知所措,好似我只能逆来顺受一般。

    那玉真子继续亲吻着我潮湿的眼眶,手指缓缓的抓住了我的一片娇美细腻的乳房。

    我的乳房圆润笔挺,大小合适,显得玲珑有致,让那玉真子如奉珍品。

    玉真子粗糙的手掌整个覆盖在了我的乳房之上,他好似从未摸过如此温润香艳的美乳,显得爱不释手,握着我的乳房轻轻摇晃揉动着,让我身上传来了一股痒到心扉的感觉,很是痛苦,但好像又有些说不出的曼妙。

    接着玉真子又将他的两个指头上移,轻柔的扣在了我的浅粉色的乳晕之上,去捏住乳晕上那颗犹如精雕玉琢的美丽宝石。

    我的乳头第一次被人捏着,有些微微刺痛感,其外更多的就是那种刺入你心底,还无可言说的曼妙美感。

    这个玉真子应该很会玩弄女子,我被他这般一折腾,泪水便不知不觉的缓缓止住。

    他寻见我不在流泪,便将嘴巴脱离了我的眼睛。

    待得我睁开眼睛,眼眶已经是一片湿滑,我的眼帘睫毛之上,都沾满了玉真子酸酸的唾液。

    接着他又有些用力的亲吻我的樱唇,之后还在我嘴唇上微微咬了一口,才悠然离开。

    之后连伸入我胸前的手也拿了回去。

    我本以为他就此完事,不料他却一把将我拦腰抱起,搂着我那犹胜小蛮的纤细腰间,迳直朝屋内的一张华美大床上走去。

    他缓缓的把我放在床上,瞧着我畏缩在一团的娇娇媚态,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,那眼光就像是在表露他淫邪的心态,床上这个坠落凡尘的仙子,马上就要被他压在胯下奸淫。

    玉真子!突然门外想起了叫喊声。

    我也忍不住的朝屋外看去,那玉真子听见这个人叫他,神色顿时有些恼怒,他正欲行好事,却在紧要之时被人打断,准备起身去门边,不料那喊他的人却突然进来了。

    那玉真子连忙站起身来,顺手一把将床边的帘布拉上。

    我透过床帘,瞧见玉真子走到门前,听见他恼怒的说道:鳌拜,灵智上人你们二人找贫道何事?我偷偷挑开一点床帘,看着门外的来人,那叫做鳌拜的是个高大魁梧的金人壮汉,那灵智上人却是个身穿紫红僧裙的喇嘛。

    二人进了这屋门。

    便一个劲的蹭着脑袋朝屋里看。

    那鳌拜先开口说道:听说王爷赐给你了个公主,据说还是什么大宋第一美人,赶紧让兄弟们瞧瞧。

    我心里顿时有些惶恐,我居然被称作大宋第一美人,还传到了那些金人耳中,瞧那些金人如狼似虎的模样,这下让我如何是好。

    是啊,不过是个寻常女子,就是生在了皇宫之中,才传的神乎其神,我现在都大失所望。

    我听见玉真子那老道如此说道,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,不过转念又想到这淫道是打算独自霸占我,才这么敷衍那二人。

    不过好像玉真子的话没有起到作用,那二人相互使了个眼色,那两人顿时心领神会,趁着玉真子不注意就往屋内冲进去。

    那玉真子本是倒是有所防备,右脚猛然迈了一步,身子一侧,运足了内力将旁边的番僧给抓了回来。

    那叫鳌拜的瞧见玉真子露了空当,连忙也往屋里跑,那玉真子反手再去抓鳌拜却不料被那灵智上人阻挠了一番,只揪下鳌拜衣角上的一片布料,让他冲了进来。

    我连忙翻身退到了床边,那叫鳌拜的却是人猛然拉开床帘,我这才瞧清楚那鳌拜的模样,身形甚为高大魁梧,肤色黝黑,五官凶恶,透着一股草莽之气。

    我在床上畏缩着,面若桃花,一身银白色的华服之下,白瓷般肌肤若隐若现,宛如雨中乱花迷人眼。

    胸前被人除去了抹胸,娇嫩雪白的乳房巍巍而立,诱人心扉。

    那鳌拜看见我惊为天人的娇靥面庞之后,连着张嘴动了好几下,才激动对身后的玉真子说道:玉真子,你这老道好不老实,居然藏着个这么美的美人。

    那玉真子瞧见鳌拜拉开床帘顿时勃然大怒,一把甩开那被唤作灵智上人的番僧,几步便飞跃到床边,牟足了劲道抓住了鳌拜的肩膀。

    玉真子,你想干什么?鳌拜感到玉真子身上的杀气,顿时大惊失色。

    他反手去抓玉真子的手,却是动弹不得。

    我很是期望这几个人打起来,我便能寻个机会逃跑了。

    不过那身后那个被唤作灵智上人的番僧却在后面劝说道:玉真子,你快放手,怎么能为了一个女子伤了兄弟们的合气。

    ,那灵智上人说完便瞧见了畏缩在床上的我,一双色眯眯的眼睛顿时泛起了淫光,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身子,让我浑身发毛。

    那玉真子好像思索了一番,便放开了手,冷冷的说道:你们二人见都见过了,还不快走?那鳌拜却是捂着自己方才被玉真子抓着肩膀,愤恨的说道:哼,你说走遍走?老子跟着王爷征战四方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那辽国皇帝的妃子咱们不都一起玩过。

    可这个却是人间绝色,我鳌拜活了几十年,今天要是不在这最美的女人玉壶里射上一发,就是死我也决计不会离开的。

    听到那魁梧的壮汉鳌拜也妄想与我行那床上之事,我心中更加恐惧,我一刻也不想再这个房中待了,却又惧怕的连身子都不敢动那么一下。

    那玉真子听见鳌拜如此说道,顿时杀气腾腾的叫道:鳌拜,今日你胆敢碰她一根汗毛,你便走不出我这屋门!鳌拜,这是王爷赐给玉真子道长的女人,自然应该先有玉真子享用完了,才能轮到我们。

    那灵智上人又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解围,眼光却一直放在我身上,我自是知道这三人皆是卑鄙无耻的淫邪之徒,一切之行都是为了侵占我的身子。

    玉真子,老子可不怕你!妈的,以前老子有女人的时候次次都叫着你一同玩乐,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等忘恩负义之人。

    若惹毛了老子,直接将此事宣扬出去,到时候来找你麻烦可就不止我跟灵智上人了。

    我听见那鳌拜咆哮的叫喊,心中冷意更甚,这几人话语之中透露了他们的淫邪之行,居然能一同淫乐一个女子,想到我那清白的身子要被这三人奸污,我身子经不住畏惧的颤抖了起来。

    那玉真子在一旁犹豫着,我期盼着他能将这二人赶走,不过他的回答却让我惊愕失色。

    只见那玉真子对那二人说道:你们二人若能保证管住你们的嘴,我便答应你们二人干上一次,记住,只此一次,而且不能射到里面。

    你们二人若有逾越,就别怪贫道翻脸不认人了。

    我瞧见那那灵智上人很是愉悦的点了点偷,而那的鳌拜却好似依旧在心存不满叫骂着:哼,真他妈的事多,看着这小美人份上,老子答应了。

    我自知难道这番厄运,心下悲痛欲绝,如坠深渊,自己的清白身子,宝贵的处子之身,居然要同时被三个男人奸污,而那三个男人却是一个又老又丑的道士,一个如同狗熊一样的黑脸大汉,还有一个面目可憎的喇嘛,想到我一会儿要褪去衣衫,赤裸着全身跟这三人行房事,心中就泛起的委屈苦水让我潸然泪下。

    在我光洁柔滑的脸颊上缓缓而落。

    你们在一边候着。

    我听见那玉真子对那二人叫嚷了一句,便急不可耐的爬上了床,再次把床帘合住。

    那玉真子将我从床角拉了出来,放平躺在床上,我颤抖着做着无用的抵抗,终究也是无济于事,我只是祈求这场噩梦能快点结束。

    那玉真子靠近我,我便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那瘦弱的身躯在疯狂的颤抖着,体内的阴雨高涨,随时能把我吞噬掉。

    他直接褪去衣衫,露出一副灰白色的丑陋身子,小腹下长了很多蓬乱的黑毛,那黑毛之中,挺立了一根紫黑色的阳具,像是没有眼睛的蛇一般,中间有一条小的缝隙,像是蛇的嘴巴,想到这样一个东西一会儿要插到我的身体里,让我觉得又恐怖又恶心。

    那玉真子压在了我的身体上,我感觉到了一团炽热的火在我身上,他的鼻息都是沉重温热的。

    玉真子还是先用嘴巴亲吻我的樱唇,他贪婪的拥吻着,嘴巴霸占住了我樱桃小口,还伸出舌头朝我的齿缝中伸了过去。

    尽管我紧紧咬住牙,还是被他撬开了嘴巴,一条粗大的舌头伸入到了我的口腔之中,夹杂了许多口水唾液,在我的舌尖周围来回搅动,肆意妄为的舔蹭着我的舌头。

    我睁眼看见他那又老又丑的面貌,和那没穿衣服的灰白色恶心身子,我就痛苦外分,我嘴巴抽动着,却被他所控制着,我只得发出呜呜的悲腔。

    之后他居然对着我的小巧柔滑的灵舌用力一吸,吸到了他的嘴里,他双手捂住我的脸,将我的那娇小温软的舌头含在嘴里,不停的吸允舔弄着,我心底觉得非常恶心,但又泛起了那种莫名的曼妙感觉,身子隐隐有些发热。

    他接着双手扶住了我的柔弱的双肩,将衣衫一点一点的向下褪去,使我的香肩跟美乳若然完整的呈现在他的视线之中。

    那玉真子微微起身,嘴巴脱了我的姗姗玉口,一个唾液的长丝从我口中连带出来,在我跟玉真子的嘴巴之间连起了一条细线,才断落下去。

    玉真子瞧见我白嫩的耀眼夺目的玲珑玉体,咽了一口口水,大大的喘了一口气粗气,便又将身子压在我身上,用他苍老且有着褶皱的皮肤触碰挤压着我的美乳,一只粗糙厚实的大手还抓在乳房,缓缓拿捏拨弄着那一块触感销魂的美肉。

    接着玉真子剥开了我耳畔的屡屡青丝,用嘴巴贴到了我的耳根,一边轻轻轻吻着,一边用舌尖舔弄着。

    一阵难以忍受的酥痒从耳根传来,在全身弥散,惹得我受不住的摇起头来了。

    我摇摆着脑袋逃避着,青丝微然扬起,在我那张绝色容颜下散落,更显得楚楚可人。

    最后我只得娇声乞求着:好痒,好痒!不要,不要舔那里,我好痒。

    我那娇嘤动人的声调婉转好听,动人心扉,刚一说出来,就瞧见床帘外的鳌拜跟灵智上人朝床边凑近了过来,我看着薄纱之外隐隐若现的人影,分外的羞愧,那二人的手却是忍不住伸入了自己的裤裆之中,来回揉搓起来,这种行径被我瞧了个清楚,顿时那种无奈的羞耻感在心头飘散开来。

    那玉真子全然不顾床外有两人欲火焚身的看着这幅春宫美景,顺着我的耳根就吻了下去,滑落到我的脖子上,婉婉转转的停留吸允了片刻,又落在了我香肩之上,在我那优雅精致的锁骨之上来回游离着,紧接着他两只手托起了我的美乳,呈现在他那枯槁的丑陋的脸前,他捏起我的一颗如花蕊般含苞待放的精致乳头,用嘴巴含进去,细细品味着,舌头还在我的乳尖之上飞快舔弄着,那种酥痒不言而喻,我再难忍受,浑身都如同初破茧的蝴蝶,在玉真子的身下翩翩扭动着。

    我知道哀求无济于事,却仍不自觉的喊了出来:求求你,不要再亲了,快停下吧!那玉真子只顾着品尝着我的美乳,脑中只有我这具如若仙境的玉体,我的叫喊声,他听不进去寸字。

    他在我的两片莹莹洁白的美乳上来回流连,一边用手揉搓,一边亲吻吮吸。

    直到床帘外的鳌拜叫骂道:玉真子,你这老道,是不是不行了?前戏都要作弄这番费事,你要急死我不成。

    那玉真子心中本无方物,全然忘我的欣赏品味着我骄横玉体,听到鳌拜这番说话顿时觉得大煞风景,再我的美乳上又用力舔弄了几下,才恋恋不舍的离开。

    那玉真子满心都是占有我的欲望,意图在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之上,都留下他的印记。

    他一边将我的罗裙向下滑落,一边舔弄着我的光洁如滑腹部,舌尖伸入到我那如同花瓣之心的肚脐中,又是一番舔弄。

    待得他将我整件罗裙褪下,我如茭白般的温润修长玉腿横落,下腹下一片光洁,没有一丝一毫寸物,在浑身透体的荧白肤色下,显得格外耀眼迷晕。

    我感到整个身子被人一览无遗,最为私密禁忌的地方就这般暴露在这个丑陋的淫道眼前,面红耳赤,体温急剧升高,脸颊泛起让人迷醉不已的微红,像是那落幕的红霞,娇羞百媚。

    那玉真子没有想到我居然是白虎之躯,嘴巴止不住的撬动。

    他又细细看着那白嫩之处,一个宛如半落杨桃,又好似两片花瓣的阴户微微向外鼓起,形成一个曲线优美的弧度。

    两片花瓣之中,露出两片浅薄的丝丝寸肉,鲜红粉嫩,晶莹剔透。

    在皎洁如玉的花瓣之之中,耀眼迷人。

    玉真子从未见过女子的阴户能生的如此曼妙诱人,望着我那神工巧琢的阴户,像是被勾了魂魄一般,心中尽是亵渎之意,不自觉的用嘴巴凑了上去,吻在了我那花瓣之中,两片粉色姚莹的阴唇被他吸在嘴里,舌尖在阴唇之间的幽谷前方来回舔弄着。

    我不想这玉真子居然如此淫邪无耻,竟然用嘴亲住了我小解的地方,那种酥痒从我下身袭来,在我全身奔涌着。

    我慌忙的用玉腿并拢着,身子向上抬起,意图脱离这个淫道的污秽之口。

    但那玉真子仅仅是用嘴就吸住了我的花瓣,任凭我如何挣扎,整个阴户依旧被他含在嘴里舔弄着,巍然不动。

    渐渐我开始了些许畅快之感,那玉真子舔弄着我的花瓣肉唇,让我有种说不出绮丽之感。

    渐渐我的玉壶之中泛起了阵阵潮湿,零零落落的流出了涓涓细水,如丝如滑。

    那玉真子吮吸到的玉壶之中流出的淫液,竟是猛然睁了一下眼睛,我却是浑然不知他心中的想法。

    那玉真子品尝过许多女子的阴户淫液,那些味道都是腥酸苦涩的,却没有想到我的淫液居然如同花蜜一般香醇芬芳。

    但他却没有继续露出张扬之色,他可不想让身后的鳌拜跟灵智上人知晓了,也一同来品尝我的甜醉淫液。

    那玉真子贪婪忘我的吮吸着着我的玉穴,把流落的淫液如缝甘露般全然吸到嘴里,任凭鳌拜如何催促,他依旧不肯将嘴巴离开我的玉穴分寸。

    我不被玉真子舔弄了多久,被他喝下了我多少的淫液,我逐渐浑身都酥软起来,脑中竟是有些朦朦的迷离。

    直到玉真子用手拦起我的后颈,我才如梦初醒。

   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,玉穴的花瓣之外,有根棍子一般的东西,在我那两片肉瓣外挑拨着。

    我的玉穴之中,早已水光流转,湿滑不已,那玉真子的阳具抵临我的玉穴口前,我心中又是惶恐害怕,却又不知道生出一种急渴的妄想,身子之下,那玉壶肉瓣之中,满满的渴望有东西填满那蚀骨的空虚。

    玉真子搂着我的玉颈,我向外微微散落的青丝秀长乌黑,如同沐浴的仙女一般出尘绝艳,他又一次的吻到了我的嘤嘤玉口之上,我还是能感受到这个丑陋的淫道马上就要占有我,我只得心中幻想着我现在正跟一个俊朗的情郎亲热,心中的痛苦顿时减弱了许多。

    那玉真子趁着我一脸迷醉,突然用阳具挑开了我的粉嫩唇口,一下子插到了我的玉壶之中。

    啊!我忍不住的痛苦的大叫起来,玉穴之内,传来一阵揪心的疼痛,好似把我的身子撕裂出一个口子,硬生生的插进了一个异物一般,让我苦不堪言。

    想到多年来的清白,我的娇美身姿,如今被一个又老又丑的道士所玷污,眼角顿时就有莹莹泪珠在打转,双手不由得死死的抓住了床单。

    那玉真子的阳具进入到我的宫腔之中。

    顿时感到一阵销魂蚀骨的畅快,那花穴之中,肉壁层层叠叠,如同重重山峦,细细的包裹着他的阳具,只是稍稍一动,就能传来非比寻常的摩擦之感,玉真子心中顿时大呼过瘾,他上过的女人多到数不清,却从未能见过方方面面皆是一等一的极品美人。

    他低头瞧见玉穴之外的殷红的血丝滑落,心中不由得痴狂窃喜,如今这毫无瑕疵的仙子,浑身上下皆是名器的绝色佳人,就这么被自己亵渎了,他今生第一次从未这般满足过。

    玉真子缓缓移动着阳具,我感到玉穴之中的花壁传来阵阵火辣的刺痛,但又夹杂着点点满足愉悦,那种美妙的感觉即便是细微的难以察觉,但我也能从中体会到一种先前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。

    啊!疼啊!你不要动了啊。

    我还是吃不住疼痛,痴痴的叫了出来。

    仙子,你稍稍忍耐片刻,贫道就能让舒服的欲仙欲死。

    那玉真子瞧见我娇哭的模样,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怜惜之意,看我喊疼,连忙安慰道。

    玉真子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,亲吻着我的芳唇,腹下的阳具在我的体内轻轻搅动着,我咬着牙强忍的火辣的刺痛,眼角的泪痕垂落下来。

    玉穴之中的花壁被阳具研磨着,微微收缩跳动着,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,顺着玉真子的整根阳具,在我的玉穴之中蔓延开来,整个花壁都沾染上了水嫩,开始柔滑起来。

    那玉真子的阳具的抽插顿时流畅快速了许多,我的玉穴内的刺痛感也在一点一滴的缓缓减轻着。

    随着玉真子愈加流畅的抽插,我的玉穴传来了无比愉悦的酥爽之感,整个身子都轻浮起来,所有的触感都汇集到了下身的花穴之中,我止不住的发出低声的娇吟。

    嗯!嗯!玉真子瞧见身下美艳如仙子的我被干的有了婉转娇吟之声,便有加快的劲道,希望我能继续满足的放荡叫着,但我方才不由自主的浪荡之声已经让我无从面对,我是决然不会再让淫道在听见那等声音。

    我咬着牙抵抗着花穴传来的阵阵欢愉,下腹摇曳颤抖着。

    那玉真子突然感到我腹部的颤动,伴随这玉穴的花壁急剧收缩着,他感到我的花穴之中有一股销魂的吸力,将他整根阳具都裹得严严实实,又突然松懈开吸引着。

    他自誉御女功夫极高,却没有经受住我的这番颤动,整跟阳具如临决堤,即便是他停下来不再抽插,还是被我花穴的销魂颤动感染着,顿时精关一松,一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,溅落在我的花壁之上,灌满了我的整个玉穴花腔。

    我感到花穴之中一阵滚烫,愈加的欢愉无比,一股喷涌力量伴着柔滑的液体喷射到我深处的花心,传来阵阵淫靡蚀骨的酥爽,温热液体霎时间充满了我整个蜜穴。

    玉真子在我的蜜穴之中颤动着阳具,射了好半天,才整个身子如释重负的软在我身上,满是苍老皱纹的身子紧紧贴着我曼妙柔滑的肌肤,我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恶心,但却连哭的力气都没了。

    那被射入蜜穴的液体,应该就是先前宫娥告诉我的精液,男人将这种液体射入女子的蜜穴之中,就有可能让女子怀孕。

    想到有可能被这丑陋的淫道玷污怀孕,我心中的惶恐委屈如若漫天阴霾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