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人妻交换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换妻喜剧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9-09 00:00:09   


    我叫李明,结婚一年,我的老婆叫苏琴。她是我工作之后才认识的,我们俩人谈了两年恋爱,情投意合,就结婚了。她身材苗条,两只乳房特别丰满。今年春天的一天,我下午下班回家后发现她一个人在家,正在看一封信。她发现我回来后,慌忙把信收了起来。我问她是谁来的信。她红着脸吱唔着,回答说是一个老朋友。我当然不信,因为我对她非常了解她是个非常单纯的女孩子,一撒谎就脸红的。

    我没有逼问她,因为各人都有隐私权,我在认识她之前就谈过好几次恋爱。最让我心动的一个姑娘叫小怡,我们俩曾经非常相爱,但是因缘差错,她出国后俩人交流慢慢断了。我时常在梦里和她相爱,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和苏琴透露过一次,我也不了解她以前有什么经历。结婚第一夜,我非常高兴她还是处女,所以我想她以前可能也没有几次恋爱。

    那天夜里我发现她心神不定,以为我睡着了,离开卧室,在沙发上想了好长时间,长吁短叹,我透过门缝看到她眼里暗含泪水,心里一动,猜想可能和白天的来信有关。

    第二天,趁她出门办事,我找到那封信。一看之后,心里吃惊不小,原来她也有一段生死相许的感情经历,她和她的一个同班同学谈了五年的恋爱。看信里知道那人叫许志明,隐约从信里猜出个所以然。

    那个姓许的(我心里醋意大动)在大四那年去美国留学了,而且还在美国结了婚。最让我心惊的,是他的爱人叫蓝海怡,北京人。我以前的恋人可不是也叫蓝海怡吗?难道真的是她吗?再看之后,可叹造化弄人,小怡的父亲在美国开了一家精密光学器械公司,非常有钱。没错,正是她。

    信里他向小琴倾诉他的婚姻非常不幸,小怡始终不能忘怀她的初恋,俩从始终同床异梦。下个月他要回国,一方面想见见她,以诉别后相思,同时在国内还有一些事务要办理。并求小琴一定要给他一个机会,把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,然后就带着对她的绝爱永远地别去。

    我一方面震怒,一方面更惊叹人生的离奇际遇,心里不知该说什么。更想知道小怡现在的情况,知道她到现在还是没有忘记我,心中更是刻骨相思,怀念悠悠不断。

    我又把信放回原处,小琴回来后我绝口不提那事,心里暗自盘算。

    信里留了他的EMAIL地址,让她想联系就给他发信。我在家里的电脑里装了一个黑客软件,以记录所有的键盘输入。一个星期后,我发现了小琴用英文发的信,我很轻易地把信复原。让我担心和痛苦的事情终于发生了:小琴在信里对他说,也很想见他一面,并说想和他相爱一夜!

    和他“相爱”一夜!这种背叛,起先很让我愤怒万分,不过我的怒火慢慢地被一种莫名的兴奋所代替:想到我心爱的老婆,在别的男人的身下娇吟放浪,让人玩弄,我竟然感到一种性冲动!那么纯情的小琴,会和他怎么干呢?我越想越兴奋。

    小琴的态度,也让我产生了一种报复心态,我一定要通过他和小怡联系上,也和小怡重续旧梦。真是他妈的变态!

    那一阵子小琴没事就陷入沉思,但是对我还是很好。看的出来,她还是非常爱我的。我想着,一个月后,会发生什么呢?

   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,家里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。那天我下班特别晚,回来后看到家里隐隐有些谈话声。推门一看,一位潇洒的青年正和小琴正沙发上聊天。我第六感觉告诉我,这人正是许志明。他们俩努力保持着客气、礼貌的气氛,相坐的距离也很遥远,我心里暗笑,不知小琴要怎么对我撒谎。

    没想到小琴这次说话倒没脸红:“大明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我过去的老同学,姓许,好久没联系的……”

    “许志明?”我笑着,把手递过去。

    两人都是一愣,小琴吃惊不小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我没说什么,只是责怪小琴:你在电脑上给许先生发了一封信,还把它存了起来,办事也太粗心了。题目就是信的第一句话:“我亲爱的”,我还以为是给我看的,就看了。

    “我存了吗?”小琴糊里糊涂的,满脸通红地想了一下,然后捂着脸跑到卧室哭了起来。

    许志明非常尴尬:“真是对不起,打乱了你们的生活,我告辞了。”

    “慢!”我挡住了他。

    小琴很紧张地,含着泪跑出来:“大明,都是我的错,你让他走,要打你打我吧!”

    “怎么会打志明呢?他是你的朋友,也是我的朋友。要说错谁也没有错,错的是命运,我还要留他喝一杯呢!不许走啊,志明。”

    小琴怀疑地看着我,我拉着满脸不安、奇怪的许志明,对他道:“今天你不能走,说句实话,你们俩相识在先,小琴是我的老婆,我非常爱她,但是我还是有些气度的,你们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。就是做了……我那么爱她,她的任何想法我都会满足的。”

    “大明,是我对不起你。我更爱你,你不会和我离婚吧?”

    “绝不会,那不就太便宜这小子啦!”

    “不,我们不能这样做,这样太对不起你了。”

    我非留许志明在家里喝酒。酒过三巡,我们三个聊得很开心,都有些醉意。我看小琴和许志明慢慢地放松下来,就拉着小琴和许志明的手联在一起:“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我知道人的初恋是最难忘的。这两天我退出,小琴你放心,我也很爱你,我只是现在退出两天,不会和你离婚的。”

    小琴羞红着脸低着头瞟了许志明一眼,又心虚的看看我:“你这人,到底开什么玩笑?”她神情娇媚,酥胸起伏,体态诱人,许志明的表情都傻了。

    夜已经很深了,我一看表,都十二点了。就对许志明说:“许先生,你现在下榻何处?”

    许志明摇摇头:“我刚下飞机。”

    我对小琴说:“一会儿你把客房准备一下。”

    许志明坚决地说:“不,我不会住客房的。”

    我说:“好吧,那你就住我们俩的睡房吧,我睡客房。”

    小琴娇嗔着捶了我一下:“别胡说了,再说我可就翻脸了。”

    我笑着说:“那我们三个都睡客房?”

    小琴眉梢眼角都有些荡意:“你真不介意?”

    我心中怒火、醋意和兴奋揉在一起,不知什么滋味。不知什么神鬼差使,把小琴一下推到许志明的身边:“你看我会介意吗?”

    小琴喝了酒身体发热,正是初夏,她外套早就脱了,娇躯曲线起伏,玉臂外露,酥胸隐约可见,因为盘腿坐着,短裙刚过膝,苗条丰满的大腿惹人暇思。这么美的老婆,就拱手送人?许志明向我拱手称谢:“大哥,我……这两天一定会好好待她的。”

    小琴膀子向他一搡:“他答应我还没答应呢!”

    两人居然当着我的面开始挑情了!

    我心里不知什么滋味,面上仍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俩。

    他的手轻轻地搭在小琴的肩上。小琴看着我的反应,我却向许志明一努嘴:“动作别那么僵硬嘛,一点也没有情人的感觉。这样吧,你们现在就是夫妻俩,我当外人,好不好?弟妹?”我这样称呼我的娇妻。

    小琴红着脸:“你们俩都欺服我。”

    志明的手开始搂着小琴,小琴也开始向他靠去。几番挑情之后,小琴身子已经软了,志明轻轻抱着她。

    小琴眼含春色地看我一眼:“家里……还有套吗?……我这一阵正是……危险期。”

    我又说了一句话,让小琴彻底解除了紧张:“小琴,今天家里已经没保险套了,你就放开了给他吧。”

    “那不让他占够了便宜!”小琴娇媚地倒在他的怀里,上衣已经被他解开,乳罩边丰挺雪嫩的乳房若隐若现,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。

    我一阵怒火,差点想揍他一顿。慢慢地平息后,我对他们俩道:“你们该休息了,回房吧。”

    志明抱着小琴近乎赤裸的身体,向睡房走去,走向我和我的爱妻的大床!而我的爱妻,只是娇喘着。我再一看,气得几乎两眼冒火:原来小琴的下裙已经有些乱了,敢情刚才……!

    不过转念一想:今天晚上小琴的身体要任他玩弄,这点还只是小意思呢!还有,小琴今天是危险期,家里又没有套了,希望小琴不要给他射进去!

    他把小琴放上床后,回来关门时对我说了一句:“你放心,今天我会好好对她的,一定让她享受到她一直没享受过的感觉!”

    我暂时没动,一会儿就听到屋里小琴的呻吟叫床声了!我有些不放心,在客厅沙发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,就听到里面的浪叫声越来越大:

    “好哥哥,你……坏死了……不能……这样……好舒服……慢点……哦……你怎么插得那么深……我快死了……”

    “你这样在人家家里玩人家的老婆……你怎么这么行呢!啊……再深点……深点……”

    “比他……比他……”

    我关心起来,侧耳倾听,听不见小琴说什么,只听到志明得意地笑了。我闭目想像着:小琴的玉腿分开抬起,任那根粗大的肉棒插来插去,花瓣早就湿了,小琴和他的淫液浪水一直流到我们的大床上,那个家伙一边干着她一边用手、用舌玩着小琴又红又紫的小乳头,小琴的椒乳最是敏感,在上下不断的刺激下,小琴已经来了几次高潮了,银牙紧咬,星目半闭,让那家伙捅到花心深处。

    果然如此,小琴很快地叫了起来:“我射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我要你……我要……”

    但我还是不太担心,小琴不会让他射进去的,她还是属于比较理性的一个女孩子,我相信她,慢慢地我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    这个家伙真行,玩了三个多小时。夜里小琴的开门声把我弄醒,我睁大眼,看到小琴玉体赤裸,满面通红,娇喘不休地站在门口,看到我时非常惊慌。她一手提着她的小亵裤,一手捂着她迷人的私处。两只乳头红红的,不知被他玩了多少次了,骄人地高挺着,显然高潮还没过去。小腹上还溅落一些白色的精液。我再看她的大腿根部,哦,几道污浊的精液慢慢地从她的阴处流下来。

    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让他……”

    “别说了,我不是说了吗?你就放开了给他玩,没事。”

    我说着要回到客房去,小琴冲过来,拉着我的手,“我爱你,我……和你一起去客房。”

    我点头同意。小琴红着脸低头说:“我先去清理一下。”

    我说不用,抱着她回到客房,一下把她扔到了床上。小琴两腿无力地分开耷下,私处正好面向我,我醋意十足地看到那又红又肿的花瓣中心,还在流着他的乳白的精液,真是刺激万分。

    我脱下衣服,抱着她,问:“那家伙和你来了几次?”

    小琴浑身酥软,喘气短促:“五、六次吧。”

    我一手摸着她的乳头,一手去摸她的私处,湿润柔滑极了,着手处都是他们俩的爱液。

    “他射到你的最深处了?”

    小琴向我微笑一下:“是的,几次都射进了。还有几次,是我们俩共同爆发的。天啊!他真是……”她没注意我的情绪,还在回味中。

    “你不怕今天是你的危险期吗?”

    “你不怕就行。”小琴调皮地笑道。

   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,埋下头去舔小琴的私处,那种又酸又涩的味道,让我非常冲动。“别,别这样……好痒啊……”

    我一面舔她又红又肿的阴核,一面用手指向里捅,小琴的小穴里面充满了他的精液。小琴扭动着身体,不断地用言语撩逗我:“不要这样啊……我还要留着他的种子呢……你不能这样……我受不了了。”

    我正准备要挺枪刺入,客房的门开了,志明走了进来,他开玩笑般地说道:“大哥,刚才可又是你说的,小琴现在是我的老婆,是你的弟妹。你这样是非礼啊!”

    小琴向我笑容可掬地点了点头:“真是不好意思了,老公来找我,我得回去了。”然后她凑到我耳边低声道:“我最爱的人还是你。他走了以后,你可以天天、时时玩我,行不行?”

    我叹口气,无奈地向他们俩苦笑一下:“你们走吧。”

    志明又问我:“大哥,要么……你也过去?”

    小琴羞涩地红着脸向我笑着,半是期待、半是挑逗地看着我道:“你们可以来一场大比武啊!”

    她娇弱无力地靠在志明的怀里,志明一只手摸着她的乳头,一只手正在她的下体大动。小琴像是迎合他的动作一样,把酥胸前挺,两腿略分,被他弄的呻吟婉转。她含情地看着志明,然后把樱唇张开,热情地迎接着他舌头的进入。

    天啊,这就是我以前又纯情又端庄的娇妻吗?

    狗男女!我一定要奸死他老婆!

    四十年后的一天,我伴着我的爱妻,在夕阳下悠悠地呷着茶。我们俩人都已满头白发,人到暮岁,凡事日渐淡薄,只是青年时期的荒唐喜剧让我每每忆起不由微笑。天公弄人,可是情欲的力量还是把命运的失误修正过来。

    “老蓝,咱们好久没和许志明联系了吧?”

    小怡抬起白蒙蒙的双眼,盯着我,又像是努力想穿透厚厚的岁月。

    “志明和小琴的孩子挺有出息的,听说现在在月地旅行社当经理,他们家又换了一只小飞船。对了,你能肯定那孩子不是你的吗?”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小怡一眼。

    小怡像是悟到什么似的,白净的脸红了一下,“你们啊,真是胡闹……”

    记得那晚上我还是拒绝了小琴肉体的邀请,激情是在第二天晚上才真正烈烈燃起的。

    他们回到睡房后又大战了多少回合我不知道,反正第二天小琴就换了一张新床单。

    早上我为他们俩弄好了早餐,小琴容光焕发地走出房来,见到我时,俏脸飞红,盈盈一笑,好像真是当了志明的新娘。

    一天无事。晚餐时我们再次交杯共展,志明、小琴时不时地开着玩笑,我却呆着脸发愣。

    “小琴,你知道我吃这块鲜贝肉时想到什么了?李明,你们家的鲜贝就是肉嫩汁多。”

    “讨厌,不许你乱想。”

    “李明,今天晚上你没做什么汤啊,小琴你晚上负责给我喂点你的汤。”

    “管你饱。”小琴被他逗的身体发热,一只雪白的小腿俏,皮地耸在他的腿上,脚趾一扭一扭的,我一下联想到小琴在极度高潮时玉足常常会伸直的样子,底下也硬起来。今天晚上我还当灯泡吗?不行。

    小琴看看我,撅着红红的小嘴:“李明啊,今天晚上我和志明邀请你啊,你要是不来,我们可不答应。”然后奸夫淫妇一起低笑起来。

    我心里大骂,木着脸点点头:“去,一定去。”

    “比起你老公怎么样?”

    小琴然后站起身来,当着我们俩的面,把外衣、乳罩、小亵裤等一件件脱下来,露出那骄人的身材。又当着我们的面前像模特那样转了一圈,笑着跑进了睡房,唱着小调:“谁先爬上谁先尝。”

    我和志明对视一眼,俩人不约而同地边脱衣服边往里跑。

    我以为是公平竞赛,还是小琴偏了心。我们俩是几乎同时跑进床边,不料躺倒在床上的小琴一下翻身扑到志明的怀里,两人全身赤裸抱在一起。

    “我先摸到了。”志明叫道。

    我气得大叫。小琴因为被他顶着私处,喘气已粗,她扭过脸对我说:“我今天晚上是他的了,你的事儿就是帮着他,让我死过去。”

    小琴两腿分开盘在他腰上,我只好过去托着小琴秀气的臀部。

    “老公,他……他插进去了……嗯……好深啊……”

    我帮助小琴向下一坐一抬,小琴底下和他交合,上面却平均雨露,有时和他深吻,有时扭脸安慰似的亲亲我。

    “老公,我快要高潮了……真的好舒服啊!”

    志明的肉棒开始顶着小琴的花心研磨,小琴的叫声让我冲动万分,我一只手托着她,一只手打起手枪来。

    “老公,你才是我的亲老公……我爱你……给我吧……射进来……我的花心都给你开了……哦……我死了……快把种子撒进来… …”

    小琴大叫一声,离开我的手,紧拥着他射了,志明也叫着把他的精液挤进了小琴的小穴最深处,我也在这时射了出来。

    他们俩半天没分开,然后小琴把她的花瓣合起来,不让精液流出一滴,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,对我道:“你还行吗?”

    我摇摇头。没想到这幕艳景这么刺激,我现在只想做观光者。

    志明爬上小琴的玉体,认真地舔起她的乳头、耳边、她光滑的小腹,小琴向我招招手:“老公,过来,今天你还什么好处没捞着,亲亲我吧。 ”

    然后我像是和小琴初恋时那样浅浅地吻着,她的表情依然纯情端庄,只是她惹人怜惜的娇吟喘息不是被我激发的,雪白晶莹的玉体、湿漉的阴处、散乱的长发、苗条柔滑的玉腿现在属于别人。

    我过去吻她,小琴向我微笑着说:“现在我就想让他玩我,委屈你了。”然后她分开大腿。

    志明把他沾满小琴浪水的肉棒向我出示一下:“你可以来看一下嘛。”

    我过去仔细地观察着,他那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在小琴的私处不断逗弄着,她的花瓣处还流着白色污浊的精水,他又要插进去了!

    没想到他只是在小琴上身动作,不断地用牙轻咬、用手轻拉、用舌舔她的两只鸡头嫩肉,那两块肉结婚到现在好像才刚有了生命,乳晕涨满,两只红红的小乳头直挺挺地撅着,向它们的新主人彻底屈服。

    小琴的叫声越来越浪:“亲老公,快进来……我都受不了了!”

    “让我死吧……我是你的了……我不爱李明就爱你行不行?你进来吧……”

    但他半天还不插进去,小琴只好向我发令:“好人,你去求他吧,让他快玩死你老婆……快啊!”小琴向我娇嗔着,她的胸部一起一伏。

    我没说什么,只过去把他的大屁股向前一推,“噗”的一声水响,肉棒全根而没。小琴头向后一仰,高潮再次来临,晕过去了。

    那天晚上我也累的不行,我的工作就是不断地帮助他们俩共赴高潮,好像自然而然的。小琴一次又一次地向他表示臣服,一次又一次地向我表示背叛,表示只爱他一个,表示他以后随时想干他她就随时准备被他玩。

    他射了五、六次,我也射了三、四次,当然都射在了外面。除了摸一摸她的乳房,我别的什么都不能做。

    天亮时我离开了他们俩的睡房,志明已经熟睡,小琴光着身子在门口向我笑着摇了摇手:“亲爱的,你别生气啊,女人的话有时不能当真的。”

    有时是要当真的。我是个失去国家、失去妻子的皇帝。

    没想到过了几天,小琴又回来了。她嘟着小嘴,翘着小鼻子,气冲冲回到我现在住的客房。

    “他以为这儿是什么地方?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急了还和人发脾气,看我再理他的!”

    我忙关心的问:“怎么啦?他惹你生气啦?”

    小琴向我道:“不用你多问。就想让你抱抱我。”

    我轻轻地抱着她。这几天,我和我的娇妻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,小琴就是白天不作爱,也愿意在他住的睡房待着。两人没事就聊天,回忆旧事,重续情缘,到动心处小琴就含情看他。一开始还故意当着我的面打情骂俏,现在却特意避着我,不再当着我的面搂搂抱抱的。我们三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左右索引着,有时候关系密切得让人紧张、有时候又非常疏远;小琴似乎对他的情愫与日俱升,但近来仿佛越来越依恋我,有一天我悟出了那种刻意的表白和做秀,是出于对未来的担心--小琴怀上了他的孩子。

    “志明,如果小琴打掉孩子,你就从我们家彻底消失;如果她生下来,我就走。还有,你美国的婚姻又怎么办?”我差点没说出不如让我接受罢。

    小琴无语地靠在我身边,这时志明只是一个陌生人。

    “她马上要回来了。我想和她作个了断。”

    “介绍介绍,让我们认识一下?”小琴不无酸意地说。

    “可以,不过离婚之前,不能让她知道我和小琴的事。”

    志明既然这样的表态,小琴高兴地笑了起来。可是她正小鸟依人地靠在我身边,所在不得不马上把笑容收敛起来,继续扮演受害者的角色。我知道昨天还向我表露“和志明只是肉体游戏、我才是她的真爱归宿”的她,处境是最困难、尴尬的,她需要我最终的帮助。

    这一天晚餐特别丰富,我们最后吃的是一道美女大餐:我的娇妻小琴。我和她商量了半天,她终于扭扭捏捏地同意。

    正餐结束后,我说道:“志明,今天还有饭后甜点。”

    “是么?”志明疑惑地看看厨房:“在哪里?我去端。”

    “一道是消食红酒,一道是小樱桃,一道是冰淇淋。都在这里。”我把小琴推向志明。

    小琴扭了一下,似笑非笑地用小指头点着我:“你非得让你老婆被人玩够才开心哪!”然后如雨中梨花,含羞带笑地看着志明,从桌下拿出一瓶红酒,给我们俩人倒满杯,然后说道:“这一道菜是谁用的慢算赢,然后才能来下一道。”她掏出一块黑布让我蒙上她的眼睛,然后张开红唇贝齿,带着一脸纯情的笑容,等着我们去喂。

    我和志明猜拳决出先后,我第一个上,先含了一口酒,以惯用的姿式张开双臂环抱着小琴的肩,去渡到她的小嘴里,然后我马上后悔,小琴能猜出来。她果然爽然接受了我口中的美酒,却又吃吃笑着用她的小舌头抵挡我舌头的进入,我只好无味地吻了她一会,暗骂小贱妇,退出她的亲吻。

    志明只含了一小口酒,抱着小琴的小蛮腰,紧贴着她的胸,度酒于她口中,小琴一会儿就被吻动了情,两人口中舌头纠缠不休。不知那点酒竟让他们俩喝了这么半天,后来我才醒悟,原来两人是以唾液“互敬”,不断地奉献和享食着对方大口的“美酒”。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